发新贴回复
返回列表1

查看:5678     * 贴子主题:炝锅 (外一篇)

靓妹:舒晴曼妙


积分:56106
注册:2007-05-02
沟通:
Post By:2017-9-22 6:10:05
炝锅 (外一篇)
 
炒菜时,等花生油熟热后,放入切好的葱姜末炝锅,这样炒出来的菜香味格外多。若家里缺了葱姜,将就着炒了,蔬菜里的那份内含总不能全面调动起来。
这或青或红的芦苇穗子,是深秋景色炝下的锅,风用吉他,太阳用锣鼓,把芦苇丛一点点推向宴席中心。这是新版的蒹葭苍苍,这是穿越而来的《诗经》之作,我贪恋地赏,贪婪地吮吸淡淡清甜。
某杂志的开卷篇,雅雅地端到面前来,喂养了眼睛,清澄了心灵。这位作者是文字炝锅的高手,直把平常词语弄成了香味叩唇的美篇;这编者也是慧眼识珠,用此美文给本期内容先炝炝锅,吊起人的胃口,方可引来圈粉无数。
每每打开一本新日记本,我喜欢在第一页上写首小诗,或写几段小心得,如蝶旋舞如鸟鸣啼的灵动温润,先让日记本有了良好的开张。这是我习作中的炝锅,鲜鲜的,香香的,靓靓地牵引出后面的思绪来。
一个人的某种苦难经历,何尝不是人生的炝锅?那些伤痛的葱段歧视的姜末,与勇敢一相遇,“吱啦”作响,调味出内心的灵与美。
追梦的路上常遭遇不屑和绊脚石,这何尝不是一种境遇的炝锅,理想丰满前,先炝炝锅,是此后的锦上添花。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成功,先炝出你的斗志和不屈,炝出你的信念和坚定,淫威就是调味品,击打就是好佐料。

既然罗曼蒂克不在现实中
 
好多好多年前,我读过一篇《等你第100封信》的文章,其过程极其浪漫,而结局让人悲哀。在一个美好的月夜,我把这篇熟读的文章转述给他听,他听了木木的,没一点反应,我的心沉到湖底,如果有份才情与我呼应?如果有份诗意与我互动?
后来,我遇见了一位才子,我们话题甚浓,我们相谈甚欢,只是车站分别的那一刻,没有小说里所描述的缠绵悱恻,没有电影里的执手相看泪眼,也没有电视剧里,背景音乐下的依依不舍和频频回首。他那一句俗到家的告别语,和急急赶车的身影,让人大跌眼镜。
原来,罗曼蒂克都在文艺作品里,现实中常常是一地鸡毛。
多年后懂得了这一点,我不再强迫爱人去读言情小说,去听老情歌。我爱我的言情剧,他看他的体育台,和平共处中,我兜售所知道的娱乐新闻,他推销他所知道的NBA赛事。那天,读了杜兰特的事迹后,再去询问爱人,好多相关话题如遇活扣,一路抻直。
既然罗曼蒂克不在现实中,也就坦然地去涮油腻腻的碗筷,去处理污秽冲天的下水道,去买青青绿绿带泥土的菜,去商场给孩子选购学习用品。忙完这些后,可捧茶水读诗书,可铺纸抬笔写心得,可独坐窗前看云彩听音乐。
既然罗曼蒂克只在文艺作品里,就多接触多亲近多融入,揩点浪漫的气氛注入现实中——且俗且雅地忙碌,且俗且雅地充满幻想。

墨水(外三首)
 
子夜,是一滴滴硕大的墨水
滴进河里,惊散了鱼群
滴进井水里,激起半径的波
滴进松林,松涛声小了半个分贝
滴进菜地,骇得虫鸣吹灭了灯
滴进南面坡,灌木丛裹了裹衣被
滴到紫薇树上,碰歪了好几朵花
滴到篮球场上,静谧多了几层困倦
滴到田园里,湿了谷地的裤角
滴到瓦楞间,细碎有声
我端出大脸盆,接满优质墨水
天亮后,再以瓶状出售
最后留下两瓶给自己书写用

朝颜
 
红色朝颜爬满了半棵白杨树
和着透明露水
组成了待完成的十字绣
蓝色朝颜攀满了蘑菇状的冬青
可爱的造型
被摄影者归入参赛作品
白色朝颜缠满了扁豆架
浅浅笑淡淡摇
像极了星子们临摹下的画
 
我视红朝颜为桃花醉
视蓝朝颜为十年酿
视白朝颜为芝麻香

赞美
 
请赞美阴影
阴影是阳光外的银币
可购买清凉和静思
请赞美山野里的花
这是小村子的淡妆
也是给劳作人的小奖品
请赞美清风习习
这是天空数树叶的方法
也是大地对庄稼的寒暄
请赞美早餐
这是上早朝的勇气
也是写奏章的底气

六楼雨夜
 
纷乱的雨
让我的听觉乱了阵脚
直到,有一滴奇特的雨
敲了一下我六楼的窗
我的听觉才恢复到雅致
 
就如我当前的心绪
总也乱如麻
直到这雨的叩访才理顺
听着清晰有韵的雨声
睡到基本的好

掐秋

突然而至的雨点
 
这突然而至的雨点
像一群羊的涌入
“咩咩”的叫声让院子热闹起来
噢,这是谁家放羊的孩子
这么粗心,让羊群跑到这里来了
一抬头,见天上乌云翻滚
咳,俏皮的孩子们只顾摔跤呢

掐秋
 
这秋长得满地都是
把东边的这一丛掐一把
掐薄荷一样
回去晒干,泡茶喝
把西边的这一丛掐一把
掐霍香一样
回去沾点面糊,炸盘菜
把地里的这一垅掐一把
掐葱叶儿一样
洗净切碎,炒菜用
还有,把树上的也掐一把
掐鲜花椒一样
放进坛子里,腌起来

冶炼
 
一整天,她都在我面前叽哩呱啦
包括东街的趣事,西街的丑事
包括张的情史,李的艳遇
包括吴家的婆婆,王家的三姨
包括南村子的旧事北村子的新事
好不容易打发她走了
我把满屋子里的话全部冶炼
谢天谢地,这一次我终于炼出了
0.01克金属

黑甜时间
 
没有月亮,星星们有自己的忙碌
灯光也落了。虫鸣不算多
窗外的紫茉莉开到盛处
我躺进黑甜时间里
听龙飘飘的歌
歌声低回流荡,有宿醉有缠绵
 
外面的夜色那么多,那么多
我需要的就是这点黑甜时间
像啃甘蔗一样
一节一节,啃到心底

母女一场
 
我与母亲,也就四十四年的缘分
期间没有什么大事可记
只是一团简简单单的俗事
如今,偶尔想起母亲
心会猛地一疼,继尔低语
“要是您还活着多好!”
母亲在,日子含花瓣
母亲在,快乐有羽毛
母亲不在了,没有人等我回故乡了
母亲不在了,等我回家的大门也关了
 
我与母亲,也就四十四年的缘分
从此,母爱的福羹我分不得半杯
母爱的福荫我也分不到半爿
年终结算时,我再无母爱这份福利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1
Powered by ShuzirenCms © 2003-2012 Shuzir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0.00164 second(s)